初戀,每個人都曾有過,如同《愛的代價》里唱的那樣: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那些為愛所付出的代價,是永遠都難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癡心的話,仍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雖然初戀是青澀的,但因為它是年少時的第一次怦然心動,那段青蔥歲月里曾經“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的感覺讓人永生難忘。
  
  多數初戀很難終成眷屬,也正因為結局并不完美,所以許多人會將他當做生命中的一個遺憾,每每回想起來,百腸糾結。許多人曾無數次想象,如果當初自己足夠冷靜,如果當初自己足夠成熟……也許與他(她)會是另一種結局。正因如此,初戀對許多人有著致命的誘惑。當曾經錯過的初戀又回首,你會如何自處?是淡然若定還是意亂情迷?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在醫學院上學時留一襲當時超流行的直板發,穿著波西尼亞風格的長裙在校園里走,總是引起百分之百的回頭率。桐那時是學生會主席,學校各種活動賽事上經常出現他的身影。學校的兩個焦點人物,不用任何人牽線,自然而然地戀上了,男才女貌。桐和若芷的戀愛,轟轟烈烈。畢業那年,桐用做家教賺來的費用在操場上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擺成心形為若芷慶生的場面,若干年后還常被當年的同學和老師提起。
  
  畢業后,這對人人艷羨的才子佳人順利地分在同一城市,那是桐的老家,一個美麗的海濱小城。在愛情瓜熟蒂落之時,桐得到一個到外地工作的機會,這是桐經過了好久的準備才在幾百人的激烈競爭中贏得的。若芷曾經勸過桐,別去外地了,如果身處兩地,他們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桐說只是為了印證一下自己的實力。當機會來臨,事業與愛情相沖突時,桐和大多數男人一樣,選擇了事業。兩人從此天各一方,這份感情也無疾而終。受到打擊的若芷大病一場,原本清瘦的她經過此次感情之殤后更是人比黃花瘦。
  
  一直投入在與桐這段感情中的若芷自是不知,有一名男大夫奕從入單位第一天就對若芷一見鐘情,也見證了若芷與桐從熱戀到分手的全過程。他沒有對若芷直接表白自己的感情,只是在若芷身旁一直默默地陪伴、照顧她。有一天,若芷突然暈倒在單位,奕樓上樓下地跑,并請假衣不解帶地照顧了若芷一個星期。獨在異鄉的若芷終于被奕打動,奕的堅守有了回報,一個月后,兩人以閃電般的速度結了婚。又過了一年,有了可愛的寶寶。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事業有成,兩人成了單位許多年輕人羨慕的對象。如果時光一直這樣按部就班地流淌,也許他們會這樣在眾人艷羨的眼光中幸福終老。
  
  在夏天的某一天,桐突然衣錦還鄉。魅力依然的他流著淚對若芷說:“曾經的離開只是不想讓你跟著受苦,只有把握住那個機會才能盡早地讓你過上更好的生活,現在回來希望你陪著我一起分享成功。如果沒有你,那一切的成功還有什么意義?”在桐的一番動情表白之后,好不容易才放下這段感情的若芷,自是無了還手之力,老公曾經的千般好已拋之腦后。沒有多久,兩個人就舊情復燃,當然,這一切都是背著奕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女人若是桃花盛開了,旁觀者想看不出來都難。終有一天,奕發現了他們的私情,斬釘截鐵地與若芷離了婚。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對婚姻心中還是有些留戀的,但這些留戀皆抵不住初戀那致命的誘惑,她為未來做了美好的想象:離婚,孩子歸前夫,這樣也好,又回到了從前,正好與桐可以重新開始,彌補以前失去的遺憾。但現實遠沒有若芷想的那么完美,在她與前夫辦完離婚手續后,桐卻失蹤了,電話空號,住的屋子人去樓空,沒有給若芷留下只言片語。
  
  也許已婚的若芷沒有桐曾想象的美好,也許只是為了滿足桐自己的征服欲,這一切已沒人說得清,因為桐就這樣離開了。若芷傻了,厚著臉皮找前夫要求復婚,前夫斷然拒絕了她的哀求,并且孩子也不給她看。面對周圍眾人的冷嘲熱諷,眾叛親離的若芷失去了方向,她的桃花剛盛開就被輾作了塵。接二連三的打擊最終摧毀了若芷的心,在一個陰雨綿綿的夜里,她喝下了一整瓶的藥,雖然被人發現送到醫院搶救,但是若芷去意已決,藥喝得太多,在搶救了十多天后,若芷終究是撒手人寰。桃花運終成桃花劫。
  
  如果桐從未遠走,如果桐走了就不再回來,如果回來后不再相見,那一切就不會是今天的樣子,但是一切只是如果,而滾滾紅塵中沒有如果這一傳說。

" />   初戀,每個人都曾有過,如同《愛的代價》里唱的那樣: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那些為愛所付出的代價,是永遠都難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癡心的話,仍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雖然初戀是青澀的,但因為它是年少時的第一次怦然心動,那段青蔥歲月里曾經“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的感覺讓人永生難忘。
  
  多數初戀很難終成眷屬,也正因為結局并不完美,所以許多人會將他當做生命中的一個遺憾,每每回想起來,百腸糾結。許多人曾無數次想象,如果當初自己足夠冷靜,如果當初自己足夠成熟……也許與他(她)會是另一種結局。正因如此,初戀對許多人有著致命的誘惑。當曾經錯過的初戀又回首,你會如何自處?是淡然若定還是意亂情迷?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在醫學院上學時留一襲當時超流行的直板發,穿著波西尼亞風格的長裙在校園里走,總是引起百分之百的回頭率。桐那時是學生會主席,學校各種活動賽事上經常出現他的身影。學校的兩個焦點人物,不用任何人牽線,自然而然地戀上了,男才女貌。桐和若芷的戀愛,轟轟烈烈。畢業那年,桐用做家教賺來的費用在操場上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擺成心形為若芷慶生的場面,若干年后還常被當年的同學和老師提起。
  
  畢業后,這對人人艷羨的才子佳人順利地分在同一城市,那是桐的老家,一個美麗的海濱小城。在愛情瓜熟蒂落之時,桐得到一個到外地工作的機會,這是桐經過了好久的準備才在幾百人的激烈競爭中贏得的。若芷曾經勸過桐,別去外地了,如果身處兩地,他們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桐說只是為了印證一下自己的實力。當機會來臨,事業與愛情相沖突時,桐和大多數男人一樣,選擇了事業。兩人從此天各一方,這份感情也無疾而終。受到打擊的若芷大病一場,原本清瘦的她經過此次感情之殤后更是人比黃花瘦。
  
  一直投入在與桐這段感情中的若芷自是不知,有一名男大夫奕從入單位第一天就對若芷一見鐘情,也見證了若芷與桐從熱戀到分手的全過程。他沒有對若芷直接表白自己的感情,只是在若芷身旁一直默默地陪伴、照顧她。有一天,若芷突然暈倒在單位,奕樓上樓下地跑,并請假衣不解帶地照顧了若芷一個星期。獨在異鄉的若芷終于被奕打動,奕的堅守有了回報,一個月后,兩人以閃電般的速度結了婚。又過了一年,有了可愛的寶寶。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事業有成,兩人成了單位許多年輕人羨慕的對象。如果時光一直這樣按部就班地流淌,也許他們會這樣在眾人艷羨的眼光中幸福終老。
  
  在夏天的某一天,桐突然衣錦還鄉。魅力依然的他流著淚對若芷說:“曾經的離開只是不想讓你跟著受苦,只有把握住那個機會才能盡早地讓你過上更好的生活,現在回來希望你陪著我一起分享成功。如果沒有你,那一切的成功還有什么意義?”在桐的一番動情表白之后,好不容易才放下這段感情的若芷,自是無了還手之力,老公曾經的千般好已拋之腦后。沒有多久,兩個人就舊情復燃,當然,這一切都是背著奕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女人若是桃花盛開了,旁觀者想看不出來都難。終有一天,奕發現了他們的私情,斬釘截鐵地與若芷離了婚。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對婚姻心中還是有些留戀的,但這些留戀皆抵不住初戀那致命的誘惑,她為未來做了美好的想象:離婚,孩子歸前夫,這樣也好,又回到了從前,正好與桐可以重新開始,彌補以前失去的遺憾。但現實遠沒有若芷想的那么完美,在她與前夫辦完離婚手續后,桐卻失蹤了,電話空號,住的屋子人去樓空,沒有給若芷留下只言片語。
  
  也許已婚的若芷沒有桐曾想象的美好,也許只是為了滿足桐自己的征服欲,這一切已沒人說得清,因為桐就這樣離開了。若芷傻了,厚著臉皮找前夫要求復婚,前夫斷然拒絕了她的哀求,并且孩子也不給她看。面對周圍眾人的冷嘲熱諷,眾叛親離的若芷失去了方向,她的桃花剛盛開就被輾作了塵。接二連三的打擊最終摧毀了若芷的心,在一個陰雨綿綿的夜里,她喝下了一整瓶的藥,雖然被人發現送到醫院搶救,但是若芷去意已決,藥喝得太多,在搶救了十多天后,若芷終究是撒手人寰。桃花運終成桃花劫。
  
  如果桐從未遠走,如果桐走了就不再回來,如果回來后不再相見,那一切就不會是今天的樣子,但是一切只是如果,而滾滾紅塵中沒有如果這一傳說。

" />

初戀,致命的桃花劫

  初戀,每個人都曾有過,如同《愛的代價》里唱的那樣: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那些為愛所付出的代價,是永遠都難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癡心的話,仍在我心中,雖然已沒有他……雖然初戀是青澀的,但因為它是年少時的第一次怦然心動,那段青蔥歲月里曾經“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的感覺讓人永生難忘。
  
  多數初戀很難終成眷屬,也正因為結局并不完美,所以許多人會將他當做生命中的一個遺憾,每每回想起來,百腸糾結。許多人曾無數次想象,如果當初自己足夠冷靜,如果當初自己足夠成熟……也許與他(她)會是另一種結局。正因如此,初戀對許多人有著致命的誘惑。當曾經錯過的初戀又回首,你會如何自處?是淡然若定還是意亂情迷?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在醫學院上學時留一襲當時超流行的直板發,穿著波西尼亞風格的長裙在校園里走,總是引起百分之百的回頭率。桐那時是學生會主席,學校各種活動賽事上經常出現他的身影。學校的兩個焦點人物,不用任何人牽線,自然而然地戀上了,男才女貌。桐和若芷的戀愛,轟轟烈烈。畢業那年,桐用做家教賺來的費用在操場上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擺成心形為若芷慶生的場面,若干年后還常被當年的同學和老師提起。
  
  畢業后,這對人人艷羨的才子佳人順利地分在同一城市,那是桐的老家,一個美麗的海濱小城。在愛情瓜熟蒂落之時,桐得到一個到外地工作的機會,這是桐經過了好久的準備才在幾百人的激烈競爭中贏得的。若芷曾經勸過桐,別去外地了,如果身處兩地,他們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桐說只是為了印證一下自己的實力。當機會來臨,事業與愛情相沖突時,桐和大多數男人一樣,選擇了事業。兩人從此天各一方,這份感情也無疾而終。受到打擊的若芷大病一場,原本清瘦的她經過此次感情之殤后更是人比黃花瘦。
  
  一直投入在與桐這段感情中的若芷自是不知,有一名男大夫奕從入單位第一天就對若芷一見鐘情,也見證了若芷與桐從熱戀到分手的全過程。他沒有對若芷直接表白自己的感情,只是在若芷身旁一直默默地陪伴、照顧她。有一天,若芷突然暈倒在單位,奕樓上樓下地跑,并請假衣不解帶地照顧了若芷一個星期。獨在異鄉的若芷終于被奕打動,奕的堅守有了回報,一個月后,兩人以閃電般的速度結了婚。又過了一年,有了可愛的寶寶。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事業有成,兩人成了單位許多年輕人羨慕的對象。如果時光一直這樣按部就班地流淌,也許他們會這樣在眾人艷羨的眼光中幸福終老。
  
  在夏天的某一天,桐突然衣錦還鄉。魅力依然的他流著淚對若芷說:“曾經的離開只是不想讓你跟著受苦,只有把握住那個機會才能盡早地讓你過上更好的生活,現在回來希望你陪著我一起分享成功。如果沒有你,那一切的成功還有什么意義?”在桐的一番動情表白之后,好不容易才放下這段感情的若芷,自是無了還手之力,老公曾經的千般好已拋之腦后。沒有多久,兩個人就舊情復燃,當然,這一切都是背著奕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女人若是桃花盛開了,旁觀者想看不出來都難。終有一天,奕發現了他們的私情,斬釘截鐵地與若芷離了婚。
  
  初戀,那一場致命的桃花劫
  
  若芷對婚姻心中還是有些留戀的,但這些留戀皆抵不住初戀那致命的誘惑,她為未來做了美好的想象:離婚,孩子歸前夫,這樣也好,又回到了從前,正好與桐可以重新開始,彌補以前失去的遺憾。但現實遠沒有若芷想的那么完美,在她與前夫辦完離婚手續后,桐卻失蹤了,電話空號,住的屋子人去樓空,沒有給若芷留下只言片語。
  
  也許已婚的若芷沒有桐曾想象的美好,也許只是為了滿足桐自己的征服欲,這一切已沒人說得清,因為桐就這樣離開了。若芷傻了,厚著臉皮找前夫要求復婚,前夫斷然拒絕了她的哀求,并且孩子也不給她看。面對周圍眾人的冷嘲熱諷,眾叛親離的若芷失去了方向,她的桃花剛盛開就被輾作了塵。接二連三的打擊最終摧毀了若芷的心,在一個陰雨綿綿的夜里,她喝下了一整瓶的藥,雖然被人發現送到醫院搶救,但是若芷去意已決,藥喝得太多,在搶救了十多天后,若芷終究是撒手人寰。桃花運終成桃花劫。
  
  如果桐從未遠走,如果桐走了就不再回來,如果回來后不再相見,那一切就不會是今天的樣子,但是一切只是如果,而滾滾紅塵中沒有如果這一傳說。


管家婆抓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