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有一天,閑著沒事,我問媳婦,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結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醒來的時候聽見你在廚房忙,陽光打在被子上,貓在伸懶腰,狗打了一個哈欠,接到媽媽的電話問,現在孕吐還很厲害嗎?
  
  她說,你出差回來,我去火車站接你,站在火車站東出站口看著一大群人往外走,想想里面有一個你,自己就站在那里傻笑,然后你向我招手。
  
  她說,每一次我哭的時候,每一次我害怕不知道該怎么迎接小生命,萬一養不好怎么辦?你總是咧著嘴,笑著跟我說,不是還有我嘛。
  
  其實,把所有美好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生活,歸根結底是殘酷的,愛是我們對抗殘酷唯一的生存工具,所以,每一次美好的瞬間都相當于給愛加血加能量。
  
  我問媳婦,那,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離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你打翻了醬油,弄得灶臺一團糟。貓在磨爪子,抓破了被罩。狗在屋里轉圈跑,狗毛滿天飛,接到物業的電話,該交暖氣費了。
  
  她說,每一次吵架就看你坐在那里傻笑,一句話不說,我就氣得不行,你不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嗎?你好歹giveme一個five啊!
  
  她說,你不給狗洗澡,你不給貓換貓砂,你睡到太陽上三竿,你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總之,細想的話,大概能找到100個離婚的理由吧。
  
  我問,可是,我們為什么沒離婚?
  
  她說,愛情好討厭,還好你很可愛。
  
  其實,把所有負情緒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過日子,歸根結底是追求幸福,所以愛可以抵御一切侵蝕,你說,誰的生活里沒有瑣碎委屈和不甘,關上門,柴米油鹽,日子還得好好過。
  
  二
  
  在樓下的甜品店買了小麻花,跟一個陌生姑娘講如何從甘露園到青年路地鐵站,給隔壁樓老大爺他們家的狗喂了一根火腿腸。
  
  老大爺見我喜歡狗,問我,你也養狗?
  
  我說,嗯,在老家養了一只很大很大的金毛狗,還有一個很白很白的貓,現在來北京了,都是對象給養著。
  
  老大爺問,結婚了嗎?
  
  我說,嗯,今年剛結婚。
  
  老大爺問,怎么一個人跑北京工作啊?
  
  我說,出差,不過待得久一些。
  
  老大爺沉默了一會兒說,有空,就多回去看看,這人啊,見一面,就少一面。年紀輕輕的,結了婚就該好好在一起,瞎往外跑什么啊。你老家在哪里啊?
  
  我說,青島。
  
  老大爺突然來了情緒,笑得很爽朗,說,咱們算老鄉啊!我老家是泰安的。以前結婚,走南闖北,老以為掙大錢就是幸福,跟老伴離多聚少,可是,錢掙夠了,老伴沒了。后來人家給介紹過好幾次,都沒成,一輩子再也不會遇到那么好的姑娘了。
  
  想起遠方有一棵樹,冬天會掛滿雪,樹下有一個人。老大爺說,每年回去看兩次,捧一捧土加上,蹲在墳前,臺上擺點老伴喜歡吃的小酥餅,說說話。去年回去,村里退墳還林,平了種地,現在再也沒有理由回去了,你說,人為什么信落葉歸根?
  
  我問,您害怕孤獨嗎?
  
  老大爺抱起小狗,笑了笑,說,回家嘍!走了沒幾步,他轉頭跟我說,小伙子啊!你要清楚,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三
  
  小辣椒比我結婚早三個月,我沒有趕上她的酒席,后來她路過青島,找我喝酒。
  
  那時候,她問我,什么時候結婚啊?咱們同學里大概就剩下你沒有結婚了吧?
  
  我說,至少應該一兩年以后吧。
  
  她說,可是你都談了那么久了,還要談什么啊?快結婚吧,早晚有一個交代的。
  
  其實,小辣椒說完交代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才猛然發現,原來我們大多數人的愛情都會淪落為交代這兩個字,我們很用心很用心地談戀愛,談到最后,結婚只是給父母一個交代,給親朋一個交代。
  
  我就問小辣椒,你為什么結婚?
  
  她說,兜兜轉轉,遇見了一個對的人,不想放手了。
  
  我說,是累了,折騰不動了吧!
  
  她笑笑,說,這海蠣子蘸著姜汁挺好吃,鮑魚一定要澆蒜蓉香菜醬油汁,就連這烤串也一定要多撒孜然辣椒面,你看他們都是配對的,只有配對了才好吃。你是什么味的,完全取決于你遇見了誰,往后你的味,甚至甘心被他掩蓋。這就是愛。
  
  我問,你害怕孤獨嗎?
  
  她說,怕,當你知道什么叫在一起的時候。你知道什么叫做上癮嗎?就是,如果你沒嘗過醉蟹,你是沒有期待的,當你嘗過一次,你就建立了吃醉蟹快樂的情緒,而在一起就有這種快樂的情緒,所以上癮。
  
  四
  
  我不知道我期待的美好是什么。但是,生個女兒,陪她長大,這就是我要的美好,好在這個美好里,有一個姑娘跟我一起。
  
  你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一個同類,運氣好點的話,可以聊點詩跟遠方,那感覺想必很棒。我們不停地在里面摸爬滾打,被傷了就說再也不相信愛情了,看見某某跟某某結婚了就說我又相信愛情了,其實,愛,最好的時候,有兩個,一個是十幾年前,不知道什么叫愛,喜歡就在一起,討厭就罵你是小狗,另一個是現在。
  
  你開始愛的時候,上天會給你三次機會,抓住一次就好了,第一次你奮不顧身去愛,你以為抓住大螃蟹就抓住了最肥的秋天,第二次你蜷縮身體開始只愛自己,你以為嘗過脆皮春卷就可以卷起來不再受傷害,可惜,還有第三次呢,婚姻可不是兒戲,它可不會等你準備好所有的菜,才下鍋,你遇見了,那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猜,這美好如你所愿。否則,你為什么結婚啊?

" />   一
  
  有一天,閑著沒事,我問媳婦,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結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醒來的時候聽見你在廚房忙,陽光打在被子上,貓在伸懶腰,狗打了一個哈欠,接到媽媽的電話問,現在孕吐還很厲害嗎?
  
  她說,你出差回來,我去火車站接你,站在火車站東出站口看著一大群人往外走,想想里面有一個你,自己就站在那里傻笑,然后你向我招手。
  
  她說,每一次我哭的時候,每一次我害怕不知道該怎么迎接小生命,萬一養不好怎么辦?你總是咧著嘴,笑著跟我說,不是還有我嘛。
  
  其實,把所有美好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生活,歸根結底是殘酷的,愛是我們對抗殘酷唯一的生存工具,所以,每一次美好的瞬間都相當于給愛加血加能量。
  
  我問媳婦,那,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離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你打翻了醬油,弄得灶臺一團糟。貓在磨爪子,抓破了被罩。狗在屋里轉圈跑,狗毛滿天飛,接到物業的電話,該交暖氣費了。
  
  她說,每一次吵架就看你坐在那里傻笑,一句話不說,我就氣得不行,你不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嗎?你好歹giveme一個five啊!
  
  她說,你不給狗洗澡,你不給貓換貓砂,你睡到太陽上三竿,你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總之,細想的話,大概能找到100個離婚的理由吧。
  
  我問,可是,我們為什么沒離婚?
  
  她說,愛情好討厭,還好你很可愛。
  
  其實,把所有負情緒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過日子,歸根結底是追求幸福,所以愛可以抵御一切侵蝕,你說,誰的生活里沒有瑣碎委屈和不甘,關上門,柴米油鹽,日子還得好好過。
  
  二
  
  在樓下的甜品店買了小麻花,跟一個陌生姑娘講如何從甘露園到青年路地鐵站,給隔壁樓老大爺他們家的狗喂了一根火腿腸。
  
  老大爺見我喜歡狗,問我,你也養狗?
  
  我說,嗯,在老家養了一只很大很大的金毛狗,還有一個很白很白的貓,現在來北京了,都是對象給養著。
  
  老大爺問,結婚了嗎?
  
  我說,嗯,今年剛結婚。
  
  老大爺問,怎么一個人跑北京工作啊?
  
  我說,出差,不過待得久一些。
  
  老大爺沉默了一會兒說,有空,就多回去看看,這人啊,見一面,就少一面。年紀輕輕的,結了婚就該好好在一起,瞎往外跑什么啊。你老家在哪里啊?
  
  我說,青島。
  
  老大爺突然來了情緒,笑得很爽朗,說,咱們算老鄉啊!我老家是泰安的。以前結婚,走南闖北,老以為掙大錢就是幸福,跟老伴離多聚少,可是,錢掙夠了,老伴沒了。后來人家給介紹過好幾次,都沒成,一輩子再也不會遇到那么好的姑娘了。
  
  想起遠方有一棵樹,冬天會掛滿雪,樹下有一個人。老大爺說,每年回去看兩次,捧一捧土加上,蹲在墳前,臺上擺點老伴喜歡吃的小酥餅,說說話。去年回去,村里退墳還林,平了種地,現在再也沒有理由回去了,你說,人為什么信落葉歸根?
  
  我問,您害怕孤獨嗎?
  
  老大爺抱起小狗,笑了笑,說,回家嘍!走了沒幾步,他轉頭跟我說,小伙子啊!你要清楚,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三
  
  小辣椒比我結婚早三個月,我沒有趕上她的酒席,后來她路過青島,找我喝酒。
  
  那時候,她問我,什么時候結婚啊?咱們同學里大概就剩下你沒有結婚了吧?
  
  我說,至少應該一兩年以后吧。
  
  她說,可是你都談了那么久了,還要談什么啊?快結婚吧,早晚有一個交代的。
  
  其實,小辣椒說完交代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才猛然發現,原來我們大多數人的愛情都會淪落為交代這兩個字,我們很用心很用心地談戀愛,談到最后,結婚只是給父母一個交代,給親朋一個交代。
  
  我就問小辣椒,你為什么結婚?
  
  她說,兜兜轉轉,遇見了一個對的人,不想放手了。
  
  我說,是累了,折騰不動了吧!
  
  她笑笑,說,這海蠣子蘸著姜汁挺好吃,鮑魚一定要澆蒜蓉香菜醬油汁,就連這烤串也一定要多撒孜然辣椒面,你看他們都是配對的,只有配對了才好吃。你是什么味的,完全取決于你遇見了誰,往后你的味,甚至甘心被他掩蓋。這就是愛。
  
  我問,你害怕孤獨嗎?
  
  她說,怕,當你知道什么叫在一起的時候。你知道什么叫做上癮嗎?就是,如果你沒嘗過醉蟹,你是沒有期待的,當你嘗過一次,你就建立了吃醉蟹快樂的情緒,而在一起就有這種快樂的情緒,所以上癮。
  
  四
  
  我不知道我期待的美好是什么。但是,生個女兒,陪她長大,這就是我要的美好,好在這個美好里,有一個姑娘跟我一起。
  
  你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一個同類,運氣好點的話,可以聊點詩跟遠方,那感覺想必很棒。我們不停地在里面摸爬滾打,被傷了就說再也不相信愛情了,看見某某跟某某結婚了就說我又相信愛情了,其實,愛,最好的時候,有兩個,一個是十幾年前,不知道什么叫愛,喜歡就在一起,討厭就罵你是小狗,另一個是現在。
  
  你開始愛的時候,上天會給你三次機會,抓住一次就好了,第一次你奮不顧身去愛,你以為抓住大螃蟹就抓住了最肥的秋天,第二次你蜷縮身體開始只愛自己,你以為嘗過脆皮春卷就可以卷起來不再受傷害,可惜,還有第三次呢,婚姻可不是兒戲,它可不會等你準備好所有的菜,才下鍋,你遇見了,那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猜,這美好如你所愿。否則,你為什么結婚啊?

" />

討厭的愛情

  一
  
  有一天,閑著沒事,我問媳婦,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結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醒來的時候聽見你在廚房忙,陽光打在被子上,貓在伸懶腰,狗打了一個哈欠,接到媽媽的電話問,現在孕吐還很厲害嗎?
  
  她說,你出差回來,我去火車站接你,站在火車站東出站口看著一大群人往外走,想想里面有一個你,自己就站在那里傻笑,然后你向我招手。
  
  她說,每一次我哭的時候,每一次我害怕不知道該怎么迎接小生命,萬一養不好怎么辦?你總是咧著嘴,笑著跟我說,不是還有我嘛。
  
  其實,把所有美好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生活,歸根結底是殘酷的,愛是我們對抗殘酷唯一的生存工具,所以,每一次美好的瞬間都相當于給愛加血加能量。
  
  我問媳婦,那,有沒有那么一瞬間,你覺得離婚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
  
  她說,有啊,你打翻了醬油,弄得灶臺一團糟。貓在磨爪子,抓破了被罩。狗在屋里轉圈跑,狗毛滿天飛,接到物業的電話,該交暖氣費了。
  
  她說,每一次吵架就看你坐在那里傻笑,一句話不說,我就氣得不行,你不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嗎?你好歹giveme一個five啊!
  
  她說,你不給狗洗澡,你不給貓換貓砂,你睡到太陽上三竿,你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總之,細想的話,大概能找到100個離婚的理由吧。
  
  我問,可是,我們為什么沒離婚?
  
  她說,愛情好討厭,還好你很可愛。
  
  其實,把所有負情緒的瞬間打碎了,放在生活里的每一天,屈指可數,過日子,歸根結底是追求幸福,所以愛可以抵御一切侵蝕,你說,誰的生活里沒有瑣碎委屈和不甘,關上門,柴米油鹽,日子還得好好過。
  
  二
  
  在樓下的甜品店買了小麻花,跟一個陌生姑娘講如何從甘露園到青年路地鐵站,給隔壁樓老大爺他們家的狗喂了一根火腿腸。
  
  老大爺見我喜歡狗,問我,你也養狗?
  
  我說,嗯,在老家養了一只很大很大的金毛狗,還有一個很白很白的貓,現在來北京了,都是對象給養著。
  
  老大爺問,結婚了嗎?
  
  我說,嗯,今年剛結婚。
  
  老大爺問,怎么一個人跑北京工作啊?
  
  我說,出差,不過待得久一些。
  
  老大爺沉默了一會兒說,有空,就多回去看看,這人啊,見一面,就少一面。年紀輕輕的,結了婚就該好好在一起,瞎往外跑什么啊。你老家在哪里啊?
  
  我說,青島。
  
  老大爺突然來了情緒,笑得很爽朗,說,咱們算老鄉啊!我老家是泰安的。以前結婚,走南闖北,老以為掙大錢就是幸福,跟老伴離多聚少,可是,錢掙夠了,老伴沒了。后來人家給介紹過好幾次,都沒成,一輩子再也不會遇到那么好的姑娘了。
  
  想起遠方有一棵樹,冬天會掛滿雪,樹下有一個人。老大爺說,每年回去看兩次,捧一捧土加上,蹲在墳前,臺上擺點老伴喜歡吃的小酥餅,說說話。去年回去,村里退墳還林,平了種地,現在再也沒有理由回去了,你說,人為什么信落葉歸根?
  
  我問,您害怕孤獨嗎?
  
  老大爺抱起小狗,笑了笑,說,回家嘍!走了沒幾步,他轉頭跟我說,小伙子啊!你要清楚,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三
  
  小辣椒比我結婚早三個月,我沒有趕上她的酒席,后來她路過青島,找我喝酒。
  
  那時候,她問我,什么時候結婚啊?咱們同學里大概就剩下你沒有結婚了吧?
  
  我說,至少應該一兩年以后吧。
  
  她說,可是你都談了那么久了,還要談什么啊?快結婚吧,早晚有一個交代的。
  
  其實,小辣椒說完交代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才猛然發現,原來我們大多數人的愛情都會淪落為交代這兩個字,我們很用心很用心地談戀愛,談到最后,結婚只是給父母一個交代,給親朋一個交代。
  
  我就問小辣椒,你為什么結婚?
  
  她說,兜兜轉轉,遇見了一個對的人,不想放手了。
  
  我說,是累了,折騰不動了吧!
  
  她笑笑,說,這海蠣子蘸著姜汁挺好吃,鮑魚一定要澆蒜蓉香菜醬油汁,就連這烤串也一定要多撒孜然辣椒面,你看他們都是配對的,只有配對了才好吃。你是什么味的,完全取決于你遇見了誰,往后你的味,甚至甘心被他掩蓋。這就是愛。
  
  我問,你害怕孤獨嗎?
  
  她說,怕,當你知道什么叫在一起的時候。你知道什么叫做上癮嗎?就是,如果你沒嘗過醉蟹,你是沒有期待的,當你嘗過一次,你就建立了吃醉蟹快樂的情緒,而在一起就有這種快樂的情緒,所以上癮。
  
  四
  
  我不知道我期待的美好是什么。但是,生個女兒,陪她長大,這就是我要的美好,好在這個美好里,有一個姑娘跟我一起。
  
  你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一個同類,運氣好點的話,可以聊點詩跟遠方,那感覺想必很棒。我們不停地在里面摸爬滾打,被傷了就說再也不相信愛情了,看見某某跟某某結婚了就說我又相信愛情了,其實,愛,最好的時候,有兩個,一個是十幾年前,不知道什么叫愛,喜歡就在一起,討厭就罵你是小狗,另一個是現在。
  
  你開始愛的時候,上天會給你三次機會,抓住一次就好了,第一次你奮不顧身去愛,你以為抓住大螃蟹就抓住了最肥的秋天,第二次你蜷縮身體開始只愛自己,你以為嘗過脆皮春卷就可以卷起來不再受傷害,可惜,還有第三次呢,婚姻可不是兒戲,它可不會等你準備好所有的菜,才下鍋,你遇見了,那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猜,這美好如你所愿。否則,你為什么結婚啊?


管家婆抓特码